从烂在地里没人要,到每斤8元抢着买——看迷科乌洋芋如何出深山

2019-11-29 13:29:35来源:四川在线编辑:王云

川报观察记者 侯冲 梁现瑞

“手都打麻了。”11月28日,群山深处的凉山州金阳县城,贾巴拉打守在县城的店铺里,忙着发货。

今年22岁的贾巴拉打是当地马依足乡迷科村村民,同时,也是村里迷科乌洋芋合作社的成员,专门负责给网购顾客发货。

仅仅11月28日当天,他就填了了40多个快递单,其中有好几个顾客,来自广东佛山。

这意味着,几天之后,这批乌洋芋,将越过千重山、万层岭,从四川凉山到广东。

40单只是一天的量。从7月上线以来,当地乌洋芋仅在网上销售已经超过8000单。

空间的长距离转移的同时,身价也在飙升。当前,其网上的售价是8元/斤,而在当地收购价是2.5元/斤。更早之前,两毛钱一斤也没人要。

迷科乌洋芋,如何走出了深山,摆脱了贫贱?

一条创新路

“做梦都想不到哦!”第一次听到自己种的乌洋芋能远销到广东,迷科村建档立卡贫困户补比作格惊讶得张大了嘴巴,他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

乌洋芋在当地确实太平凡。迷科村地处盆周边缘,平均海拔接近3000米,土地贫瘠,村里只出产土豆和玉米等少数一些农作物。

和别的的地方稍有不同,这里的土豆皮是紫色的,部分肉质中也呈紫色,当地人称为乌洋芋。卖不成什么钱,人吃一些,喂猪一些。

出产的东西少,没有什么特色产业,这是挡在米科村脱贫路上的一块大石头。

2018年,省地方金融监管局派驻的马依足乡党委第一副书记郑伟到迷科村调研,因为找不到一个适宜的产业,他一筹莫展:“没有产业,脱贫攻坚就没后劲。”

怎么办呢?连续一个月,郑伟都在反复思考,结果却不是很理想。

电光火石的灵感,来自一次在贫困户家中的走访。临近中午,主人家递给他一个烤洋芋,并不断推荐:“尝一个嘛,好吃得很。”

推辞不了,原本不喜欢吃洋芋的郑伟只好勉强接过来,咬一口:“嘿,真的好吃。”

时隔一年多,郑伟都还能记得当时的味道,很甜,很面,和成都的土豆很不一样。

一个人说好不算好。随后,他又把这里的洋芋寄到成都,送给家人和周围的朋友品尝,得到一致好评。

口感好,不代表营养价值高。为了知道当地乌洋芋到底好在哪,他还把洋芋送到中国测试技术研究院,进行微量元素的检测,结果显示,迷科乌洋芋富含花青素、多酚、维生素C等多种微量元素。

其中,每公斤当地乌洋芋的维生素含量是普通苹果的10倍,硒含量达到0.023毫克,属于富硒食品。

硒也是人体必需的微量元素,甚至被科学界称为“防癌之王”。

乘势而上,郑伟又找到中欧联合检验认证有限公司,通过检测,对当地乌洋芋进行了有机认证。

“不仅好吃,而且有利于健康,这哪是‘土疙瘩’,完全是金宝贝啊。”郑伟喜出望外的同时,也坚定了把乌洋芋作为当地的主导产业来打造的决心。

一套组合拳

好东西怎样才能卖出好价钱?

短暂的兴奋之后,更多问题在涌来。

“品牌品牌,必须有品加有牌。”通过请教专家,郑伟开始理出了清晰的思路:把一个农产品变成一个商品,必须要有品牌。

打造品牌,首先要注册商标,通过驻村干部的帮助,他们去年成功注册了“迷科乌洋芋”商标。

仅产品包装盒,他们就设计了6款。“人靠衣装,马靠鞍装。”放进美观大气的包装盒里,原来灰头土脸的乌洋芋看起来不那么“土”。

有个商标,装个盒子,就叫品牌?“品牌的本质是消费者的信赖和认可。”迷科村驻村工作队队员胡畔说。

为让更多消费者知道、认可迷科乌洋芋,他们从去年开始,通过各种渠道,加大宣传力度,甚至在网上搞起直播,并邀请当地的一名彝族女老师为形象代言人,拍摄了短视频,在各大平台推广。

不仅如此,还成功申请并注册了“四川扶贫”商标,由此进入机关、高校和省内商超,极大提高了知名度。

线下,通过对口帮扶,以购代捐;线上,进驻淘宝、京东、拼多多。两端发力,从去年秋天开始,迷科乌洋芋的销量就开始大幅增加, 一年卖出了几十万斤。

牌子有了,品质更不能拖后腿。

为保证品质,延长销售期,村里又争取到华夏人寿保险股份公司捐赠50多万元,为当地修建了一个储量为40万斤的冻库,这样可以避免乌洋芋因为气温升高而发芽变质。

抵御自然风险,去年,当地购买了所有2000亩乌洋芋购买了农产品保险,每亩6元钱,歉收或绝收都可以得到一定数额的赔偿。

不仅如此,为了提高乌洋芋抗击旱灾的能力,他们还建设了配套的喷灌配套水系。今后,即便遇到旱灾,也可以确保收成。

今年,首批建成配套水系的乌洋芋亩产比没有配套的要高出近千斤。

注册商标、网络宣传、建立冻库、水系配套……一套组合拳打下来,迷科乌洋芋不仅牌子更亮,品质和数量都更加有保障。

一个新烦恼

“卖了十万元了!”提起今年的收成,27岁的迷科村村民波比杨军笑得合不拢嘴。

今年他家种了差不多30亩乌洋芋,收了9万多斤,到记者发稿,他已经卖出了4万多斤,每斤2.5元,收入超过10万元。这在当地,可不是一个小数字。

不只是他一家,全村今年乌洋芋种植面积超过1000亩,除去种子和自己食用,预计有150万斤能够投入市场销售,仅此一项,就能够为村民带来近400万元的收入。

乌洋芋已经成为当地脱贫的重要动力。数据显示,今年,全村104户建档立卡贫困户人年均收入则从2017年底的2900元,增长到今年的6900元。

喜悦背后有烦恼。

随着迷科乌洋芋“火了”,周边其他村种植的洋芋也悄悄在市场喊起“迷科乌洋芋”。

“好不容易打出的品牌,不能这么毁了。”为了避免这种情况的发生,在郑伟的建议下,当地成立起迷科乌洋芋合作社,产品由合作社统购统销,“仅此一家,别无二处。”以此来防止其余地方的洋芋来假冒。

不仅如此,他们还花5万元前搞起了溯源体系,每一个迷科乌洋芋都有一个二维码,用手机一扫,生产地、生产者等信息一目了然。

尽管如此,还是不能完全打消郑伟的顾虑。“品牌保护任重道远,别的地方要一拥而上,都来发展乌洋芋,我也管不到啊。”

他担心的是,一旦规模快速扩张,需求跟不上,难免会出现价格下跌,甚至烂市,“芋贱伤农。”这是大家都不想看到的结果。

再过几天,山里第一场雪降落前,迷科村村民又会迎来一年中最繁忙的时刻。

在斜坡上,他们将俯身种下一颗颗乌洋芋的同时,也会把脱贫的希望一同种下。

迷科村驻村工作队供图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