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访红色故地洪门渡 感悟初心使命

2021-05-10 10:42:42来源:会东发布编辑:王云

闻名遐迩的红军长征奇袭金沙江渡口之一——洪门渡就在会东县境内,距县城仅约40公里。平日里,因工作原因,我经常从渡口附近路过。但,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没有来得及尽情欣赏这里的湖光山色。前不久,偷得一日闲暇,我又踏上了去洪门渡的旅程。

从县城出发,顺着乌东德水电站专用通道一路前行,沿途桑榆遍地,民居整洁、靓丽,随便往那个方向望去,铺天盖地奔来眼底的都是郁郁葱葱的石榴树,好像在向我们展示这片红色土地的盎然激情、勃勃生机。儿子指着道路两旁红五星似的石榴花,兴奋地让我们看。同行的朋友和他开玩笑说:“你看石榴林里像不像埋伏着千万雄兵,那是当年红军长征留下的红五星在这里生了根、发了芽……”儿子似懂非懂,不吭声了。

车行了约一小时,我们到了洪门渡对面的山头上。

伫立山头远眺,金沙江蛇行般蜿蜒在川滇交界的深山峡谷间。再看近处,洪门渡两岸山势险峻,一条羊肠小道宛若一条飘带缠绕在几乎垂直的悬崖绝壁上。同行的一朋友说终于理解了小时候学的《老山界》那篇课文了。在他这句话的启发下,我们你一句我一句回忆着:“在‘之’字拐的路上一步一步地上去。向上看,火把在头顶上一点点排到天空;向下看,简直是绝壁,火把照着人的脸,就在脚底下。”

洪门渡之所以闻名遐迩,是因为和中国历史上一件重大事件有关。那是一九三四年十月,中央红军(一方面军)在国民党的围追堵截下被迫长征。一九三五年五月初,先遣部队三军团十三团和九军团先后从鱼坝渡口和洪门渡口巧渡金沙江进入会东境内。

据史料记载,1935年5月2日,为使红军迅速抢渡金沙江,中央军委主席朱德指示三军团十三团:“应经老务营江边渡普渡河,派工兵先行架桥转入通马鹿道上,亦限四号上午赶到洪门口架桥,侦查其下游各渡河点,并与刘参谋长密切联系,每日至少两次电告架桥情况。” 十三团侦查连在连长韦杰、指导员覃应机的率领下,化装成国民党中央军从大松树直奔洪门渡口。到达渡口后,发现对岸(今会东县铁柳镇境内)有阻敌惊惶活动,侦查连未予理睬,沿江找到一只小木船划渡过江。侦查连过江后,国民党区长王联三和阻截红军的民团见是“中央军”,便领进家中杀猪宰羊接待。十三团于五月四日随侦查连后赶到洪门渡,一举击溃堵截红军过江的民团,夺得一只木船,在李明录等船工的帮助下经过三昼夜胜利渡江,查抄了国民党区长王联三和民团团长康练伯的家,并将查抄的粮食、红糖、腊肉等物分给群众。期间,红军从南至北,斩关夺隘,纵横几百里,走遍了大半个会东村寨,和当地群众结下了深厚的鱼水之情。至今,当地还流传着很多军爱民、民拥军的动人故事。

当地群众讲,乌东德水电站没有蓄水时,几里之遥就能听到金沙江涛如雷鸣的哗哗水声。如今,这里高峡平湖,“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而附近的几个自然村建制改变已合并成 “洪门渡村”,村活动室就在金沙江北岸的一处制高点上。

为了全方位观赏洪门渡全景,我们将车停在洪门渡村活动室旁,然后顺着曲折的小道信步走去。此时,金沙江近在咫尺,脚下是悬崖绝壁,同行的朋友家孩子惊呼:“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河’。”惹得大家善意地看着他笑。就这样随性走着,不知不觉来到了一片视野开阔处,金沙江毫无遮拦地出现在我们的眼前。洪门渡村村支书指着远处江口一块巨石对我们说,当年红军指挥员就站在上面指挥红军渡江,故被当地人亲切地称作“将军石”。此时此刻,凝神看深山峡谷中飞奔而来的江水,静心听江涛撞击江岸发出的震耳欲聋的吼声,一场惊天动地的渡江战役仿佛刚刚发生。

浏览了洪门渡全景,我们驱车折返回洪门渡大桥。这是一座新建的水泥桥,一头连着四川,一头连着云南。站在长虹卧波般的水泥大桥上,但见三三两两前来旅游的游客以宽阔的乌东德库区水面为背景拍照、拍视频。胆大的游客则倚着桥栏,尽情领略大自然的旖旎风光。俯瞰脚下,江面宽阔,波澜不惊;江面尽头,乌东德水电站大坝犹如铜墙铁壁拦腰截断金沙江,让人不得不惊叹人类征服自然、改造自然的伟大力量。再看库区两岸,奇峰怪崖,如被刀削斧凿过一般。奇绝的是这如被刀削斧凿过的山崖,并不是独个儿存在,而是连绵不绝,一山比一山雄峻,赶着趟儿向远天极目处延伸;有的两山对峙处,只有一道门那么宽,如果你走近一看, “门”外“楚地阔无边,苍茫万顷连”。

在洪门渡大桥上作了短暂停留后,我们拐上了一条村道上。这里属于金沙江干热河谷地带,有史以来,当地“水在江中流,人在岸上愁”,群众过着衣不蔽体,食不果腹的生活。“金江水拍云崖暖……三军过后尽开颜。”解放后,人民翻身做了主人,真正过上了幸福、自由的生活。如今,因金沙江下游乌东德水电站建成蓄水,这里高峡平湖。特别是洪门渡大桥的建成使用,让这里成了连接川、滇两省的咽喉要道。近年来,随着红色旅游业蓬勃兴起,为当地经济社会发展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机遇,群众的日子过得一天比一天红火。

红军奇袭洪门渡,斩关夺隘过会东。我的洪门渡红色之旅虽仅一天游程,但给我的震撼却刻骨铭心。是啊!金沙江,原来她不过一涓细流。而就是一涓细流,纳万川之水,最终汇成了长江,成为源远流长的中华文明的源头。

(本文所涉及的史料均来源于中共会东县委党史研究室编撰的《红军长征过会东》一书)

记者 赵海华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