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学术界聚焦农村改革40周年和凉山脱贫攻坚

www.scol.com.cn (2018-09-30 11:30:17) 来源:四川在线
编辑:王云  

川报观察记者 郝勇

9月29日,“纪念农村改革40周年”暨撰写“凉山脱贫攻坚实践与乡村振兴探索报告”座谈会在西南财经大学举行。来自西南财经大学、成都大学等省内高校的专家学者齐聚一堂,聚焦农村改革40周年和凉山脱贫攻坚,研讨农村改革成果和凉山脱贫攻坚的成果与经验,总结和探索凉山州脱贫攻坚和乡村振兴的经验与可持续路径。

推动乡村振兴战略实施和综合帮扶凉山州打赢脱贫攻坚战,是四川高校和专家学者的责任与义务。省委、省政府万众一心夺取凉山州脱贫攻坚全面胜利的总动员令已经发出,四川学术界紧密团结省委、省政府周围,在凉山州委州政府的大力支持下,深入凉山脱贫攻坚决胜全面小康第一现场,展开大小凉山脱贫攻坚与乡村振兴探索的调研并撰写相关报告,发挥省内高校智库作用,深度总结和探索凉山州脱贫攻坚和乡村振兴的经验与可持续路径。报告将最终形成《凉山脱贫攻坚实践与乡村振兴探索报告》等研究成果和决策建议,上报中央和省级有关部门参考。目前,省内不少专家学者已深入大小凉山,对凉山彝区脱贫攻坚的实践、成效、经验和存在的问题等展开深入调研。

座谈会上,西南石油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党委书记党刘栓作了《从农村能源革命看农村改革开放40周年》的回顾与展望,西南财经大学《财经科学》主编李萍《读懂中国农业农村改革与发展的逻辑》的报告对改革开放40周年中国农村改革的阶段和成就作了阐述,成都大学商学院院长助理张千友作了农村农业合作经济组织演进脉落的报告,省县域经济学会专家石平教授对乡村振兴调动农民主体积极性的重要性作了简要论述,西南财大经济学院副院长盖凯程阐述了“农地非农化制度变迁的逻辑”,西财后勤服务总公司党总支书记杨奇才教授作了《新时代乡村振兴的三个关键点》的报告等。

西南财经大学成渝经济区发展研究院院长、省县域经济学会专家委员会副主任杨继瑞说,农村改革40年来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农村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推动乡村振兴战略实施。同时,综合帮扶凉山州打赢脱贫攻坚战,凉山是全国深度贫困重点区,是决胜全面小康是硬肯头。认真研究和总结凉山州的脱贫实践、成绩和经验,并积极建言献策,是四川高校和专家学者的责任与义务。这是一个大的系统的工程,与凉山州对口帮扶的省内17所高校,一定要携起手来做好凉山脱贫攻坚的各项研究报告,把研究做深、做实。

新闻链接:专家学者观点

西南财经大学中国西部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毛中根教授、博士生导师认为,“以购代捐”通过政府牵头引导帮扶者以略高于市场价格购买贫困户的农副产品,代替过去单向的资金捐赠帮扶,实现了从一次性“输血”向持续性“造血”转变。“以购代捐”模式的创新体现在增强了信心、激发了动力、增进了联系和创新了技术。进一步,为推进“以购代捐”的长效机制建设,需要开展短期向长期、政府向市场、本地向全域和“走出去”向“引进来”等“四大转化”。

西南财经大学《财经科学》主编李萍阐述了我国农业农村改革与发展的经验总结及其重要启示。启示一 :过去40年来,我国农业农村改革与发展具有鲜明的阶段性推进特征,其实质是对农民“放权”——“开放”——“让利”,反映出了改革渐进性为主、调整国家与农民、城市与乡村、涉农企业与农户利益格局的一连串制度变革的纵向推进过程。启示二:过去40年来,我国农业农村改革与发展具有高度的关联性特征,农业农村改革必须由农村内部利益关系的调整,转向城乡、工农以及国民经济部门、产业之间利益格局的关联调整和整体改革,反映出了改革共生性为主的横向联动关系。启示三:过去40年来,我国农业农村改革与发展“因农民而改”具有深刻的利益指向性和政策导向性特征,反映出了改革坚持“诱致性与强制性、破与立、上与下、易与难、点到面、结合互动”的改革路径,改革的核心是市场与政府的协调关系,实质是旨在不断调整和处理好国家与农民的利益分配关系,处理好改革发展过程中市场化、工业化、城镇化与保护农业发展及其农业现代化的关系,从而不断地着力突破农村生产关系变革困局、探索适应和促进农村生产力发展新途径的过程。

西南财经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盖凯程认为,传统的城乡土地市场二元分割和非对称土地权利架构塑造了不均衡的土地增值收益分配机制。以农村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试点实践为突破,推动集体建设土地循序合法入市,隐含了一个农地产权剩余控制权和农地价值剩余索取权向农民(集体)转移的核心逻辑,必将打通农村集体土地财产权利的实现渠道,改变传统农地非农化模式下土地增值收益分配关系的生成逻辑,最终促成“各依其权,各担其责,各获其利”的新型土地利益分配格局。在这一过程中,需要审慎观察农民与农村集体委托代理关系下的代理人风险,通过优化乡村治理结构来予以化解。

成都大学商学院副教授张千友博士认为,我国农业合作化思想演进的逻辑体系,沿着“两条主线”:理论上以马克思主义农业合作化理论的中国化为主线,实践上以农民“组织起来”发展生产力为主线;呈现出“三个转变”特征:从重土地所有权与经营权的统一,向重土地使用权、经营权的“三权分离”转变,从片面追求公平向效率优先兼顾公平转变,从单一集体统一经营向家庭分散经营与集体统一经营相结合转变;可划分出“四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农业合作化时期的政府指导型合作制度思想(1949-1957),第二个阶段是人民公社时期的政府强制型合作制度思想(1958-1978),第三个阶段是改革开放前期的政府引导型合作制度思想(1979-2002),第四个阶段是农村改革深化时期的政府扶持新型合作制度思想(2003-2018)。最后,他还展望了中国未来农业合作化思想演化的趋势。

西南财经大学经济学院副教授,硕士生导师杨奇才认为,无农不稳,无商不富。粮食主产区要把粮食生产做大做强,加大粮食生产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发挥好粮食主产区粮食生产社会稳定器作用。但对于最大多数的农村,一方面要尽可能划定一定规模的粮食生产功能区,提高农业生产现代化水平;同时要因地置宜,基于农业基础和各地农村自然文化资源禀赋,加大产业结构调整,在二三产业发展方面重点发力。同时要充分发挥当地农民主体作用和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作用,充分挖掘和发挥乡村产业振兴的内生动力。

  • 新闻推荐
四川
社会
娱乐
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