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夫妻扎根凉山,扶贫路上演绎“爱情传奇”

www.scol.com.cn (2019-01-15 10:22:41) 来源:四川在线
编辑:王云  

四川在线消息(记者 侯冲 摄影 杨树)冬日里,高山上的太阳晒得人昏昏欲睡。1月7日上午,凉山州昭觉县博洛乡书你子村驻村干部韩鸿宇,跟县水务局的工作人员爬到半山腰,村里的水窖坏了一个星期,他们今天务必要修好。

同一时间,韩鸿宇的爱人,博洛乡普洛村驻村干部任萍莉戴着草帽去村里易地扶贫搬迁点查看施工进度。“这边夏天不用戴草帽,冬天得戴,紫外线晒得人难受。”一路上,她跟记者分享自己防晒心得。

去年6月,四川选派5700多名干部组成综合帮扶工作队,分赴凉山州11个深度贫困县开展脱贫攻坚和综合帮扶工作。这些人中,共有26对夫妻。韩鸿宇和任萍莉,是平均年龄最小的一对。

“有他在,啥子都好!”

“咣!咣!咣!”7日傍晚,博洛乡传来切肉的声音。这是帮扶队员的食堂,韩鸿宇快速切着,站在一旁的任萍莉剥了几根竹笋。由于平时忙于工作,韩鸿宇又住在山上,夫妻俩共同准备晚饭的时光弥足珍贵。

从2016年毕业算起,韩鸿宇和任萍莉每年都会做出一个决定——一起去奶牛场工作、一起考取事业单位、一起到凉山参加综合帮扶。

最后一个决定尤为艰难。韩鸿宇首先申请来凉山帮扶,“我在原单位做民政工作,觉得扶贫工作还多有意义的。”

听了他的想法后,任萍莉一开始并不同意,两人为此还吵过几回架。最终劝说不成的情况下,她决定与爱人一同前往,“有他在,啥子都好!”

两人学的都是畜牧专业,又在雅安市石棉县的乡镇干过一年,对农村并不陌生。但是到了博洛乡,他们就傻眼了。

“一点都不像乡镇。”任萍莉回忆,自己刚来时以为一栋3层小楼是乡政府,走近一看才知道那是学校,乡政府在下面的一排平房里。

记者现场看到,博洛乡坐落在山坳里,周围只住着几户人家。一座石桥几乎被冲毁,汽车只能涉水过河。不远处还有一座吊桥,钢缆牵扯两岸,桥面绑着一些木头。

条件的艰苦不止于此。博洛乡不通硬化路,帮扶队员一周外出一次采购物资。与所有爱美的女孩儿一样,任萍莉喜欢网购。但由于路途太远,只有哪位同事去县里办事,才能帮她把买的东西带回来。最长的一次,她等了一个月。

从乡政府去往书你子村,有一条盘山路。路两侧没有护栏,下面就是深谷。记者跟韩鸿宇坐车进村,每到一处拐弯,不由得握紧了车门内侧把手,仿佛那里才有安全感。

韩鸿宇有一次开车进村,一处暗冰没有注意到,差点跌入深谷。从那以后,任萍莉不再让他开车上去。每次他都步行,一走就是3个小时,计步器都在3万步以上。

“群众想着你,我挺自豪。”

书你子村易地扶贫搬迁聚居点去年11月建好,现在村民们已陆续搬进新家。

为给大家介绍惠民政策,1月7日中午12点,韩鸿宇召集村里的贫困户代表开会,“沙发、茶几等5件套,大家如果买了,可以到乡政府领取1600元补贴。如果没买,1月10日之前到村上报名,由村里统一购买。”

帮扶工作虽然枯燥,却不能按部就班。在如何帮助村民改掉旧习的问题上,韩鸿宇认真动了一番脑筋。

刚来博洛乡时,他免费给村民放电影。电影散场后,留下满地垃圾。第二天,同样的地点,他又给村民放电影。电影正演到精彩处,韩鸿宇按下了暂停键,要求村民们打扫干净垃圾。几次提醒后,乱丢垃圾的现象不复存在。

冬天孩子们脸上冻得皲裂,他用护肤品给他们擦脸;易地扶贫搬迁建设过程中有什么问题,他第一个站到村民中间……半年多下来,韩鸿宇成了全村的“知心人”。孩子们见他主动问好,老乡担心他饭菜油水少,特意拎来腊肉。“群众想着你,我挺自豪。”他动情地说。

去年11月,聚居点建设关键时期,韩鸿宇痛风复发。他在床边放了盆冷水,实在受不了就把脚泡进盆里止疼。第二天起床,左脚已经肿得穿不进去运动鞋。他二话不说,套上棉拖鞋往村里赶。

任萍莉的拼劲一点不输爱人。“你看到对面的山了吗?”采访中,她指着博洛乡政府对面说,自己帮扶的普洛村计划今年退出,3个村民小组分别在3座山上,来去全靠一双腿。

帮扶工作的辛苦,韩鸿宇夫妇并不讳言,可他们更善于苦中作乐。韩鸿宇希望通过媒体,能为书你子村的孩子们多募捐来一些玩具、书籍等,建起儿童活动中心。他还计划春节前开几堂厨师课,教老乡们把坨坨肉做成回锅肉,“炒菜也是帮扶!”任萍莉则在工作之余复习专升本的考试,在博洛乡青山绿水间给自己充电。

“最浪漫的事,就是陪你在凉山”

“最浪漫的事,就是陪你在凉山。”这是帮扶夫妻们爱的宣言。

记者梳理发现,26对夫妻档综合帮扶干部中,70后是绝对主力,占到了27人;其次是80后,共有14人;90后有9人,60后有2人。他们职务大多是驻村干部、教师、“四治”专员等。

同在喜德县冕山镇中心小学任教的邓建华和张小芳夫妇,是26对夫妻中年龄最大的,1989年参加工作,已经在讲台上站了30年。目前,邓建华教4年级数学,张小芳教2年级语文。

授课之外,检查卫生成了夫妻二人的常规动作。为让同学们养成保持个人卫生的好习惯,邓建华经常提醒他们打扫环境,看到实在脏得不行的孩子,拉过水盆帮他们洗手洗脸。“一学期下来,我带的班级环境是最好的。”

同是90后的蒋超和肖泓玲,今年迎来了人生新篇章。“1月2日扯的结婚证!”电话那头,肖泓玲幸福地说。她住在山上,只有居住的地方有手机信号。每天入户前,肖泓玲都要在房间里给蒋超发一条短信,怕对方联系不上自己而担心。

夫妻携手相伴,并非都是岁月静好。去年7月12日,蒋超一行人坐面包车进村。车行到半路抛了锚,蒋超自己留在车内把方向盘,其余人帮忙推车。

众人正在推车,由于下雨湿滑,车辆突然向盘山公路外侧翻了将近三分之一。下面就是悬崖,掉下去必将车毁人亡。就在这一瞬间,车内的蒋超狠打了一把方向盘,才把面包车给拉回来。站在车外的肖泓玲当场吓得说不出话,“哇”地一声大哭起来。

曾经的担惊受怕,如今谈起来风淡云轻。蒋超夫妇将婚期定在2020年底,一是因为现在脱贫攻坚工作繁忙,抽不开时间;二是因为肖泓玲所在村明年退出,到时脱贫、结婚可谓双喜临门。“婚礼上播放脱贫攻坚工作照,绝对是最有意义的纪念!”

SSI ļ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