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普格:分母石

http://www.scol.com.cn  (2015-03-18 15:49:12)  来源:四川在线凉山频道  
编辑:李正勇  

    四川在线凉山频道(吉木日哈)九曲十八弯。通往日史博肯的道路蜿蜒崎岖,犹如彝族历史般曲折绵长。从普格县城出发,向着西面的山坡盘旋而上,拐过九十九道弯,爬过九十九道坎,在离天越来越近的地方最后翻过一道梁,蛇行而下,一片开阔的草场在你面前徐徐展开,一弯湖水静静地躺在大山的臂弯里,就是彝族史上有名的日史博肯。

    行进在斗折蛇行的山间土路,我仿佛又听到历史的回响,听到了祖先迁徙而过时的马蹄声响。

分母石 (吉木日哈摄)

    “站在阿涅马洪(现普格马洪乡),望见日史特补(普格特补乡)。日史特补这地方,蛤蟆叫声如虎啸,蝉鸣如猪嚎,不是兹住地。站在日史特补,望见日史博肯(普格螺髻山海口高原牧场)。日史博肯这地方,蒲伙三子在此生。”这是彝族史诗《勒俄特依》中关于彝族先祖武吾格子带领族人迁徙到日史博肯的记载。

    据彝族史诗《勒俄特依》记载,彝族先祖武吾格子为了家族的兴旺发达,在那蛮荒的岁月里,携家带口苦苦寻找理想居住地,几经辗转,来到日史博肯,在那里生了蒲伙三子。

    日史博肯现叫螺髻山海口牧场,坐落在海拔3200米的螺髻山脉南段,距普格县城有30公里。雄奇壮丽的螺髻山蜿蜒起伏,到此便逐渐平缓,形成了一片广阔无垠的高原盆地。青青的草地随山势起伏,绵延上万亩,春夏有牧人驻扎山上放牧,极具南国高原牧歌情调。

海口湖风光

    盆地中间镶钳着一个蓝宝石般的湖泊,这就是美丽的海口湖。由高山融雪积成的海口湖水质地清澈,滋润涵养着周边的万物生灵。微风起处,湖面波光粼粼,晶莹透亮,熠熠生辉。不时有迁徙的水鸟停泊水中,随波荡漾,悠哉悠哉,逍遥异常。山上的上百头牦牛每天都会伴着西下的夕阳到湖边饮水。成百上千的羊群象点点繁星散落在山坡各处,欢快的叫声此起彼伏。健硕的马儿不时在湖边奔驰撒欢,扬起阵阵风尘。天边偶尔掠过觅食的雄鹰,发出令人心悸的尖厉叫唤……

    日史博肯是个好地方。这里空气清新,水草丰美,牛羊成群。这里春天繁花似锦,夏天水草丰美,秋天云淡天高,冬天银妆素裹。这里山峦起伏,地势复杂,四季分明,光影变化万千,一年四季,一天四时都在演绎着不同的景致,让人感受着世事的变幻与无常。

海口风光 (吉木日哈摄)

    蒲伙三子在这风景如画的日史博肯长大了。然而,三个同胞兄弟却起了纷争。

    《勒俄特依》记载:“蒲伙家三子,因故起纷争。为争宝藏分不均,为争地产分不匀。长子阿突说,家权应当归长子,我的母亲该跟我;次子阿格说,次子两头空,我的母亲该跟我;幺子吉敏说,幺子供祖灵,我的母亲该跟我。兄弟三人不相让,便将母亲来开剥,坚硬磨石打母亲,石板上面分母尸。把头砍在路上边,把腰砍在路中间,把脚砍在路下边。头被长子阿突取了去,站上古彻蒲里山。腰被次子阿格取了去,站上伙木嘎拖山。脚被幺子吉敏取了去,站上伙木尖尖山。”

    一抹斜阳映照在海口湖上,火红的晚霞映红了整个湖面。晚风习习,面对血红的海水,恍惚中,我好象看到了蒲伙母亲还在滴血的伤口。

螺髻山高原海口牧场风光

    贪欲如魔鬼,有它驱使,即使爱母也被生生活剥!

螺髻山海口风光 (吉木日哈摄)

    站立湖边,我思绪万千,百感交集。一个念想突然涌上心头,猜想这湖会不会是蒲伙母亲的泪水积成的。

    残忍。暴力。血腥。这太野蛮了!有人对我说,这是彝人最不光彩历史。要不怎么改一下。但我以为,历史就是历史,事实就是事实。白纸黑字,典藉就在那里。是的,尊母爱母争母无可厚非,而打母拭母分母的残暴行径却令人不敢苟同。但这是我们无法回避和隐晦的历史,我们无法抹去的记忆。有人把分母石取名为“尊母石”,以示避讳,但我思量再三,决定还是用“分母石”这个名称。一来,“尊母石”没有“分母石”震撼人心,击人心魄;二来,“分母石”更契合历史记载,用“尊母石”有撰改史实,逃避现实的嫌疑。我喜欢实事求是。

    其实,与其隐瞒和回避,还不如正视历史,直面问题,在历史中吸取更多的经验和教训。我认为,这才是一种勇气,一种智慧。因为,没有野蛮,哪来文明。没有落后,哪来进步。更何况,“真实的丑陋比虚假的繁荣美一千万倍。”

药坪子风光 (吉木日哈摄)

    彝族先祖独立特行,把母爱演绎得这么悲壮,这么癫狂!也许也是为了引发后人更多的思考,吸取更多的教训。使后人在凭吊蒲伙母亲英灵的时候,时时记起争母分母的故事。

    让历史成为一面镜子,时时涤荡我们的灵魂,返照我们的心灵,警醒我们不时反省自己,检讨自己。我觉得,这才是先祖的本意。这样,蒲伙母亲的死,也才更有价值和意义。

    顺着海口湖的尾水向西,穿过一片茂密的原始森林,陡转直下,约走五公里,就到了传说中的分母石。

    分母石表面比较平整,长约三米,宽约两米。盘踞在螺髻山西麓的斜坡上,周边长满了蕨草。据老人们讲,这里原先是人迹罕至的原始森林。分母石旁边有几棵很大的树木,树上栖息着一对漂亮的小鸟,终年守护着分母石。每当有树叶落到石上,小鸟马上将其叼走,保持石面洁净。

  

X
登录四川在线通行证
用户:
  • 新闻推荐
四川
社会
娱乐
体育
  • 新闻24小时排行
  • 视觉焦点
  • 编辑推荐
  • 新盘搜索
  • 精彩视频
  • 社区热图
  • 社区热贴
  • 娱乐体育